广东鄞氏始祖鄞仁简介

来源:来自互联网   时间:2019-06-09   阅读:252  

潮汕鄞姓的创基人叫鄞仁,字见山,号义翁,是一位传奇式人物,潮汕历史人物。乾隆版《潮州府志》卷31第690面“职官”条项中,可查到元朝至元年间(1334~1340)河南鄞仁来潮州路任知事。然而,在潮汕鄞姓祖源地潮安庵埠镇一些鄞氏古民居的门柱或门壁上,镌刻着先祖鄞仁的官职是“明州太守”、“潮州正堂”或者“宁波正堂”、“本郡太守”。鄞仁的墓碑,正上方竖写是“明百岁”;中左竖写“达尊义翁见山鄞公”;中右竖写“原任官浙江宁波府”。明州地域,宋代称庆元府,元代称庆元路,明代初改为明州府,洪武十四年改为宁波府。鄞仁任过元朝的五品知事,怎又当上明朝的四品明州太守呢?

                                           卧底官衙    心系百姓

        据残存的鄞氏旧族谱记载,鄞仁原来是一位“为官元朝心在汉”的反元朝极权统治的义士,早就是反元组织白莲教的骨干人物。因为他文武谋略兼备,处事灵活,被白莲教头目派遣潜入元朝官衙做策应工作。按现在的话说,是“卧底”的“两面人”。鄞仁战斗在敌人的心脏,为表露自己热爱自己民族的心迹,以汉文化核心内容的“仁”作为自己的名字(元代的一般汉族人政府只许以数字为名,能走上精英阶层者才准许起雅名),“仁者乐山”,由此典故起字“见山”。“义翁”是子孙给起的谥号,“仁义道德”备矣。

        元朝至元年间,朝廷调鄞仁任潮州路知事。鄞仁在位经年,兴利除弊,多次制止达鲁花赤出兵征抄潮州民众,让民免遭涂炭之灾。达鲁花赤是官名,蒙古语为“镇压者”、“制裁者”,专事监视******的行为。官民人等如被怀疑有反蒙古情绪者,达鲁花赤有权格杀勿论。此官把持操杀大权,非蒙古人不能担任。为能尽量降低潮州老百姓无辜受屠杀的机率,鄞仁费心费力,一是设法与达鲁花赤交上朋友;二是向达鲁花赤等蒙古族同僚宣传灌输中华的良善文化,劝他们爱民戒杀;三是逢事灵活变通,为汉族百姓排忧解难,化解危机。

        传说,有一天下午,达鲁花赤的两个近卫兵窜到揭阳与海阳交界的某乡为非作歹,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妇女。乡民愤而群起殴打元兵,一被打死,一被逃脱。逃生者跑回官衙已近三更,连夜告知达鲁花赤,该乡民众群起造反。达鲁花赤既紧张又愤怒,决定天亮召集人马前往征讨,不把该乡铲为平地誓不休!鄞仁是消息灵通人士,在第一时间就得知消息,心中明白是元兵到民间作孽被杀,但这是汉民族被歧视年代,有理无处说,硬顶时机未成熟。乡民杀了一个蒙古兵,其付出的代价将是一个乡村的消失!这是元朝统治者的残暴政治。尽管鄞仁与达鲁花赤私交甚好,也无法改变这一既定的铁律。鄞仁感到悲愤,决心智救这个乡的民众。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立即叫出心腹趁夜抢先到达该村,吩咐如此这般。

         达鲁花赤一夜无睡,命令军队五更造饭,东边拍白就整队出发。鄞仁主动与达鲁花赤同行,一路无话找话,谈古论今,讲述中华仁慈文化的故事。达鲁花赤有鄞仁并驾交谈,减少寂寞,安定情绪,怒火渐消,行速渐慢。行到庵埠地界,离出事某乡已近,忽见该乡地保率村中族老众人,迎面而来,再细瞧,竟然都披麻带孝。达鲁花赤愕然,恐有不测,命令队伍停止前进,严阵以待。鄞仁见状,心中暗喜,却装作一无所知,叱令村众也停止前进,只派一名代表上来回话。只见一村老跪行上前,向达鲁花赤呈上报章。报章称,昨天下午,有两位兵爷莅村公干,恰遇有一户村民家中失火,其中一兵爷奋不顾身参加救火,不幸被焚殉职,事迹可歌可泣。只因另一兵爷不知何往,不详两位兵爷来自何处,所以事发后除了报地保,未及时报相关衙门。后经对遗体多方检视,才从其制服上辨出是潮州路达鲁花赤的部下,故此乡中老大组队正欲赴府城特向官府呈报此事为这不知名的兵爷请功并感恩圣朝皇恩浩荡。

        达鲁花赤闻言,头脑转不过弯来,正在疑惑间,那个逃脱的蒙古兵跳出来喊道:“假的!他是被打死的。”跪在地上的乡老略略抬头望了一眼蒙古兵,叩首表示认识,继而表露出诚惶诚恐的样子。蒙古兵拔出刀,望着乡老就砍。鄞仁似有防备,飞腿踢掉蒙古兵的刀,护住乡老,令乡老将情况如实道来。乡老欲言又止,显然有难言之隐。鄞仁道:“你需如实说来,隐瞒实情有罪。”乡老战战兢兢地说:“那位兵爷爱民如子,为救民而牺牲,我乡民众将会世世代代祭祀他,奉若神明。而这一位爷,非但无参与救火,还向我们要几斤金,我们不知其来头,推说宽延几天容筹集,他狠狠地转身就走。”鄞仁回头对达鲁花赤说:“是非尚难断,我们到现场看看吧。”

        失火现场灾痕崭新。据报,除了兵爷之外,两个乡民被烧死。兵爷被烧焦的遗体用锦盖着,众多乡民轮流护灵,并在乡中最中心的宽埕搭了个灵棚,灵牌书写“圣朝兵爷英烈”,乡民披麻带孝轮流为“英烈”点香。

        鄞仁对达鲁花赤说:“如此情景,哪有乡民谋反之疑呢? ” 达鲁花赤觉得眼前的一切扑朔迷离,疑虑重重。鄞仁看透他的心思,单刀直入地说:“若这事迹查实了,可见您治军有方,也可报一个不小的功;若您杀了这一村人,可向上级报一个平叛的功。但是,单凭您手下这个兵的话,就坐实这乡里的人谋反,未免太草率了吧?若是冤魂太多,杀人者活着也是不安宁呀。”此话说到达鲁花赤的心坎上,他叫过那个生事的士兵,责他谎报军情,鞭挞几下以示惩戒。然后率领军队向救民殉职的“英烈”行礼致敬。又叫来乡里主事者,建庙以“太保”规格世代祭祀这位大元“先烈”。最后打道回府再向上峰请功。

         一座乡村保住了,几百条生命被救了。这一切,都是鄞仁策划的。但是该乡的人不知道鄞仁,只知道他们当晚凄凄惨惨准备分散出逃的时候,来了一个算命先生找到族长,族长照算命先生的话去做,乡里保住了。算命先生就是鄞仁的心腹装扮的。这座村寨的人,至今还在祭奉“太保爷”,但都不知其来历。

        元朝于汉族人来说,是一个民不聊生的最黑暗时期,然而,潮汕有不少创建于元朝后半叶的村寨,由此可说明该时期潮汕的生活环境并非很糟,这得益于有一批象鄞仁一样爱民的官员,以灵活的政治手腕为民办了不少实事好事。

                                沙池定居    培毓英才

       鄞仁青年时期就投身反元事业,无暇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直到潮州路任知事,才娶了鸥汀乡陈氏女为妻。后来为何在海阳县文里乡沙池创基呢?这其中有个故事——

        元朝统治残暴又腐败,士兵可以抢民女,官员可以夺田地。官府可以随意将老百姓的田地当作福利分赏给官员。鄞仁就是既得利益者,得到好几根朝廷赐赠的竹签,这些竹签刻着鄞仁的姓名,鄞仁把它们插到哪里,那里的田地就是鄞仁的。但是,鄞仁是一位负有特殊使命的爱民官员,他不肯做出伤害老百姓的事,这把竹签一直躺在马袋里。

        话分二头说,鄞仁武艺了得,至今流传于民间的鄞家拳和鄞家棍就是他创的。他在远离府城七八十里的海滨桑浦山上秘密辟了一个习武场,亲自授艺,培养抗元武装力量。这一天,他带着几个弟子来到桑浦山脚下的一处无人荒地练拳。这片地有一囗很大很大的水塘,有二三丈深的水,当地人称“沙池”,是海滩地质变动形成的。鄞仁为了向徒儿们展示力量,忽发奇想,掏出那把朝廷所赐可以占人家土地的竹签,狠劲向池里抛去。只见很大片的水面泛起微波,顷刻归平静,竹签入水无消息。竹签入水不浮,说明鄞仁内功力过强,能将竹签穿透几丈深水的阻力插进池底泥土。过数月,因天旱等原因,沙池水干见底,刻着鄞仁名字的竹签一支支竖在沙面上,昭示这片土地是鄞仁的。鄞仁本也想择地安家,老让家眷随住在官衙里有诸多不便。如今无意抛签签志,谅必是天意吧?于是遍访乡众,确认此乃无主荒地,于是在此造屋,带领家人开荒垦植。沙池周围荒地,后来形成多姓聚居地,乡名文里,沙池是文里乡之一角。

        鄞仁选择沙池安居,也另有目的,此处桑浦山脚下,山上正是他的秘密反元武装力量培训基地。鄞仁在潮州路知事任上干了十多年,直到至正末年才退任定居沙池,立足基地工作,以其它形式从事反元斗争,直到明朝政权的建立。

                                              谢绝仕途   隐居园林

       朱重八领导的反元义军于1368年夺取了国家政权,建立了大明皇朝。朱重八登基成为明太祖,改大名为“元璋”,年号洪武。洪武一年,将庆元路改为“明州”,治所鄞县。提起鄞,朱元璋忽然想起当年战斗在特殊战线上的鄞仁尚未来朝廷评功领赏,于是下旨:令鄞仁赴鄞县任明州太守。

       论起年岁和抗元革命史,鄞仁是朱重八的老前辈。鄞仁参加白莲教反元的时候,朱重八还只是一个给人家看牛的顽童。至元年间,信阳棒胡利用白莲教组织起义,随着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尖锐化,终于爆发了红巾军大起义。至正十二年(1352)朱重八才以僧人身份参加郭子兴部的红巾军队伍,后自立一军,听说有鄞仁这么一个奇才,通过关系将其礼聘进去,为其所用。鄞仁也的确为朱重八立下汗马功劳。

         朱元璋以为鄞仁会知恩必报,高高兴兴赴任去,谁知鄞仁知情而不就职。他是无意仕途之人,当年踏入政坛,乃是反元使命所需。今元朝政权已垮台,了却早年夙愿,人生余下岁月,应当在田园中逍遥自在度过。他已深深恋上潮州美丽的山水,决定在此终老。他似乎早有所料,做好准备,当宣召的圣旨来到家门时,他装作病殃殃的样子由家人搀扶着来接旨。嗣后,上书皇帝,先谢主隆恩,然后婉言谢绝:贱民无才且年事已高精力不足,不胜重任,诚惶诚恐!过了一段日子,朱元璋又想起鄞仁,下旨让他充当潮州府知府,照顾他年老,就近做官。鄞仁旧伎重演,又是以病老婉言谢绝。鄞氏后人说,鄞仁此着高。朱元璋疑心重,若是鄞仁赴潮州任知府,朱元璋便认为鄞仁此前不到明州赴任是有某些不满,便会设法将鄞仁除掉。鄞仁深知“狐兔尽,走狗烹”的道理,故而不当为其立下汗马功劳的大明朝的官,晚年在沙池事稼穑,读书练武,其乐融融,百岁升天。

        (此文材料取自《潮州府志》,残存的《庵埠鄞氏族谱》,更多的是宗族中口口相传的故事,多年来我努力寻找实证,以期使口传故事转化为文史档案。惜成效甚微,口传也濒临失传,故此整理成文,为史家提供备考材料。)